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雪是你吗

2018-09-15 10:48:18

漫天的雪花飘飘而下,我独立在雪里已是很久很久。

那白色的精灵是你吗——雪儿?你也是一袭白衣,翩翩而至。常常捂住我的眼睛,让我猜猜会是谁?多简单的问题,谁会捂我的眼睛?谁会有你那种香水味?可我故意说了很多女孩的名字,你后来气得甩开了手,大叫着便跑。我总是追上你,吻干了你的眼泪,捏了捏你的小鼻子,因为我喜欢你的小鼻子,一笑起来,我便想起一句词: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。我常常慨叹:你是上帝给我的礼物!

你很喜欢下雪,只要天空一飘起白色的“柳絮”,你就拉着我,不由分说地往雪里跑。我说:干什么,好冷啊!你就刮刮我的鼻子说:羞!羞!男子汉呀,我倒不怕!我看着你又一袭白衣,一时我分不清究竟雪是你,你是雪?你喜欢伸出舌头来让雪慢慢地,慢慢地往上落。雪一落,你一呼。我常常说,调皮,你什么时候能长大?你却说,雪是你的妹妹,并问我,我哪里不像雪?是是,你的名字是雪,衣服像雪,主要是你的心,更像雪——纯洁。一说到这里,你的脸就红红的,拉住我的手,我有那么好吗?有有,小调皮!这时你便撅起嘴,摆了摆头,两条小辫子也摆动起来……

(一)第一次相见

与你相识,一切是偶然。我急匆匆地在校园里赶路,下雪了,路滑,可我却高兴了,在我们北方下雪太平常了,滑雪可是我的强项。我自如地滑在路上,带走了一片片惊异的目光。“啊”一声尖叫,前面一个女孩儿倒地了。我飞滑过去,拉住女孩的手,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起来,一看,我呆住了:这是不是世外桃源的女孩儿呀,多清澈的明眸!“哎,谢谢你”女孩儿摇了摇我的手,“我脸上有画吗,这样子看我?”我笑了,心嘀咕:你比画还漂亮!

我忙放开了她的手。

“咦,你这么厉害,是北方人吧!”一口温柔的吴侬普通话,让人心醉。

“是啊,你很怕雪啦,看把你滑到了。”

“我才不怕呢,我喜欢还来不及呢。你知道吗?我叫雪儿,那是妈妈给我起的,她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苏南的小渔村,只见过一次雪,那还是小雪,入江即化。她希望我——雪儿到北方去,去看看那雪,去看看鹅毛般究竟是什么样子?”.

多单纯的女孩儿呀!我的心顿时清凉起来。我再看她,一袭白衣裹着妙曼的身材,我有点恍惚,是不是仙子呀?

“是啊”我吟道,“落尽琼花天不惜,封它梅蕊玉无香。”

“啊,你也喜欢这首诗?太好了,哥哥(类似广广的声音)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大啊!”我笑了。

“不会吧!”她又羞红脸。

我笑着告诉了她。

“坏蛋呀,你比我大!”

我把她送到了教室门口,她向我眨了眨眼睛,进去了。

入夜,我做了一个瑰丽的梦,梦到和她手牵手在雪地里漫步。我们叫着,跳着。忽然,天边飘来了一朵云,她坐上去,飘走了,我大声地叫着她的名字,可她越飘越远!

“干什么呀,让不让人睡觉”邻床叫道。

原来是个梦,我揉了揉眼睛,却揉不走心头的怅然。同时,觉得自己有点可笑,我只是碰到一个纯洁、赏心的女孩子,却做什么梦呢。

(二)第一次相约

“事如春梦了无痕”我渐渐地淡忘了这件事。

枯燥的“二进制”让我恍若隔世,生活又一如既往。

“下雪了,下雪了”星期天的美梦被“小云南”惊破了,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!”我嘟囔着。

可怎么也睡不着了,我只有起来了,默默地洗脸,刷牙,吃饭,看书。

“笃笃笃”敲门声又一次惊醒了我,我有些不高兴地走过去。

慢慢地打开门,一袭白衣向里张望。

“找谁”我懒懒地说。

“啊,你不认识我了,晟哥”我惊异地抬起头,啊,原来是雪儿,怎么她来了?

“你不是说教我滑雪呢,忘了?”她委屈地说,“你顾不得我走了”。

我想起来了,原来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。

“对不起,雪儿,我们走”。

我们走了,留下了一片惊奇。

那天我们玩得非常开心,滑雪时,雪儿紧紧地抓住我的手,我几次望着这个仙子,有点不相信是真的。我们一起烤篝火时,我兴奋极了。火光照着她那无暇的脸庞,是那么动人。

好几次我欲言又止,我不敢说出来,怕破坏这美好的气氛。

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,“你知道吗,我为什么找你呢?你是我第一次主动接近的男孩子。我观察了你很久,你是一个上进的人。二来你并不像别的男孩子,他们和我只要有一面之缘,便费尽心思追求我。我知道他们迷恋我的面容,我不喜欢这种男孩子。我要的是那种顺其自然,从容淡定的美。你知道吗,你的身上有这样一种气质.......”

是不是距离产生了美?还是美制造了距离?

其实,我并不是不喜欢她,而是把她当作了一朵赏心悦目的花儿。因为早些日子我发现和我相处的女孩子并不是和我有真正的爱,而是纯乎玩玩而已,我已厌倦了这种生活。我于是把头埋进书里,在寻找“颜如玉”。又何况后来我知道她是大名鼎鼎的冰美人、雪校花后更是不想去接触,我不想讨更多的没趣。

真是奇怪,越是努力去接近的东西,越是很远;越是不去接触的东西,她却就在眼前。

“你想什么呢?”

“我是幸福的‘欲辨已忘言’”

“贫嘴”

……

回到宿舍,我成了一级焦点人物。“厉害啊,小子”“冷美人主动找他”“小子有艳福”……我被问了好久。

是夜,我梦到和雪儿坐在一朵白云上,飘啊飘,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我一直攥着雪儿的玉手……

(三)风花雪月

第二天,我迫不及待地在门口等她,我们一起去打饭。

一路上,闪过多少艳羡的目光,我有点骄傲。雪儿捂住了想笑的嘴。

上课时,老师问我,C++语言发展分为几个阶段?我却说,开门雪满山,啊,差点笑塌房顶!

每个夜晚,我们总会漫步在花园石径。我们走累了,坐在石凳上,静静地聆听着夜虫的歌声,看着忽远忽近,漫空飞舞的流萤,感受着偎依的对方的体温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,正在袅袅升起,厚厚地把我们包围。

雪儿总会低低地、羞羞地问我:“会照顾我一辈子吗?”

“不会的!”

“啊?”

“我要照顾你两辈子,三辈子……永远,永远。”

“坏死了!”雪儿拧我。

我一闪,她倒了下来,我赶快扶住她,重重地吻了她一下。

你占我便宜,大坏蛋!

“我爱雪儿,”我大声喊道,我听到了我的回音。残月也害羞地躲进了云层。

“哎呀,哥哥,求你了,别叫了”

……

(四)第一次分开

情人节到了,但春风未解寒,飘飘洒洒的雪花带来了料峭。

我远在沈阳,不能及时回去。在一则则短信中,我看到了盈盈的泪水。

我恨不得生出一对翅膀飞到她身边,可天各一方,纵梁山伯在世,也非比我相思之苦。

“我等你的礼物啊”走前她的声音又在回荡。

“谢谢你的礼物啊”一闪闪的字像调皮的雪儿。

原来经过我昨晚未眠的一夜,用Photoshop和Dreamweaver精心地制作了一个网页发到了她的邮箱。

“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,”视频前,她如玉的脸颊上挂着几颗透明的泪珠,“你知道吗,我非常爱你,你快回来吧,我想你”。

我第一次无声地哭了。

原来爱情的甜蜜要用离别来证明吗?

长期的厮守会感觉到彼此的心跳,短暂的分离会加深彼此的感情啊!

我深深的感觉到:我们已密不可分!

西去的列车渐渐地逼近了我的心跳,我可爱的雪儿,哥马上就要见到你了!

(五)不幸的降临

经过离别的那次,我们更加如胶似漆,如花待露。

星期天前夜,我们约好一起去骑单车踏青。

我饱饱地睡了一觉后,急匆匆地等在她的楼下。可她许久不出来,我急了,连忙打电话。

她徐徐地走来了,我看到了哭肿的脸。

“怎么了,怎么了”我摇着她。

她的泪水又下来了,“昨晚,大风夜,爸的船触礁了,他已成重伤了,医院要交十二万押金,小弟出去借钱时,被一辆摩托撞到了,还在昏迷,肇事者跑了;妈妈已昏倒了两次。医院要二十五万的押金……”

我懵了,“现在谁照顾呢?”

“叔叔,刚才打电话来,他只凑齐三万块”

“我给想想办法。”我喃喃的说。

“有什么办法呢?”雪儿的声音越来越弱。其实,她知道我的家境也不好。

“我一会找你”我已走出了很远。

半个上午,我的电话已发烫了,声音已嘶哑了,可结果只是能筹八万块。

我找雪儿时,舍友说她已经出去了。到哪里呢?我赶快去拨她的电话,关机!又拨,关机……

直到下午,我的两块电池已用完了。我绝望了,我准备去登寻人启事了……

(六)含泪的绮丽

我的电话通了,是雪儿打来的,她叫我在不远的街心公园里见她。

我忘了我是怎样去的,只是能记起耳边响起的是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和咒骂声。

她在长条椅上等我,她哀哀的,静静的。

“你哪里去了?”

“跟我来”她没有说第二句话,把我领到一家旅馆里。

我莫名其妙,问她为什么?

她的眼泪下来了,“钱也解决了。”

“啊?”

原来她今天上午去找那个一直觊觎她的四十岁的老板——一家大饭店的经理。可他到上海了,但一接雪儿的电话就说马上赶回来。等到刚才,他来了,把三十万的现金已汇到了雪儿叔叔的账户上。

“他要求我陪他一个月,”雪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我呆住了,不知所措。

雪儿却转过身去,慢慢开始脱身上的衣服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我大惊失色。

“我想把第一次给你,哥哥,我没办法”她的泪直泻而下。

“啊”我又呆住了。

雪儿忽然转过身来,向我靠近。

我看到两朵粉红的蓓蕾盛开在那洁白的银盘上,曼妙的曲线像火一样向我涌来。我突然感到口渴的很,犹如走在沙漠上,已五天没有喝水。我看到了梦魂萦绕的玉体,这一时,我不知身在天堂还是云朵。可我又看到了雪儿脸上无奈到极点,伤心到极点,愧疚到极点……那些复杂的表情时,心里仿佛遭到重重的一锤,全身冷到了极点,再也提不起精神来。

“哥哥,抱抱我”雪儿没有一点害羞的表情。

“你走吧。”我头也没回。

“为什么,哥哥,你不喜欢我吗?”雪儿抽泣着。

“雪儿,我爱你胜过一切,可是我……”

“为什么,为什么?”

“你走吧,一月后,我等你。”我回过头来。

雪儿啜泣着走了。

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直到消失。

天空中飘着雪花,纷纷扬扬。“该死的老天,什么时候还下雪?”

“这孩子疯了,连柳絮也不知道”老板娘嚷道。

(七)不像结局吧

一月后的一份浅蓝色信笺捧在我手里,我有点不相信。

“我走了,晟哥,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。我会好好的,放心吧……”

“你要好好学习,出人头地,雪儿会默默祝福你的……”

这是真的吗?

这是结局吗?

冬季又来了,那雪花飘飘洒洒,袅袅娜娜,随风舒展,迎风飘荡,是你吗——雪儿?我伸出手来接你时,你哪里去了?那滩水是你的眼泪吧?雪儿呀,你到哪里去了?我想你呀!

安装劳务
广东紫外线杀菌灯
世茂花园周边配套-南京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